南充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建材机械

湘楚艺术对现代包装设计的启迪

2021年08月19日 南充机械设备网

湘楚艺术对现代包装设计的启迪

『摘要』: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湘楚艺术具有极高的设计与文化价值,是现代包装设计师在设计思维和设计手法上可供学习和借鉴的宝库。本文从湘楚艺术的图形构成方法、色彩风格、纹样布置等角度进行了论述。总结了其设计特点和艺术手段,以期通过对湘楚艺术设计理念的探讨对现代包装设计给予启发与引导。

关键词: 湘楚艺术;现代包装设计;启迪;

艺术设计的诞生,发展,都离不开产生这一文化的地域,民族和时代。包装设计作为一极具文化内涵的设计类别,对公众文化心理的认同,传统文化的发扬肩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包装设计的文化取向一直是设计师关切的课题。也只有对传统文化深层次的理解,融化。才能使产品包装起到在文化认同下达到购买的目的。起到对消费者在满足使用功能的同时、升华和提高精神内涵的作用。进入信息化时代,烦杂的信息流使人们无所适从,这是一个重新评估、建立人生观、价值观的时代。中国包装设计师从对西方设计潮流涌入的盲从、学习阶段,到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重新珍视。在这一发展过程中人们越来越发现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湘楚艺术,竟是如此的率真、浪漫。那充满奇思异想和烂漫激情的楚辞、楚漆器、楚织绣和楚帛画,正是刘勰形容屈骚所说的:“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文心雕龙·辨骚》)[1]。湘楚浪漫主义艺术与大致同时期的希腊艺术遥相呼应,如日月辉映星空,照亮了后世艺术的苍穹,对后世文化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湘楚艺术保留和延续了原始宗教的氛围、保留和延续了人类童年期的炽热情感和天真气息,同时吸收了中原传入的发达文化和发达工艺,因此具备前代无法达到的工艺水平和后代难以出现的艺术真情。它比中原艺术保留了更多原始文化和商文化的遗迹,又绝无殷商艺术的恐怖、威慑和周代艺术的理智、秩序。无论工艺、绘画还是文学,想象总是那么丰富多彩,情感又总是那么鲜明、炽热,那充满乐舞旋律的生命律动、至美至艳,只有在原始神话中才能出现的浪漫想象,那概括单纯而又灵动变化的艺术形象,那不拘写实的装饰情味,那卓越的艺术表现力,不可思议地同时出现于湘楚艺术,使楚地艺术成为战国艺术的最强音。

地处长江中下游的楚国,气候温润,多山林丘壑。聪慧的楚地劳动人民利用当地盛产的天然材料,文化和宗教信仰创造出举世无双的湘楚艺术。

1、 象生造型、无中生有

湘楚艺术的创造、以象生造型,不是自然界事物的客观模仿,多采用夸张变形、复合形象构成超现实组合,以表现超自然的力量。

楚地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巫术宗教的信奉、图腾崇拜的遗风,楚人尊凤而贱虎,在楚艺术中凤永远是主角。楚墓中常见的虎应鸟架鼓。鼓架以凤、虎为造型,虎混沌敦厚,匍匐负重,凤高大俊拔,引吭高歌;虎鸟对比,见出凤鸟的图腾意义。凤的造型夸张、整合,绝非自然界客观模仿,造型无中生有,分解、异化和重组,设计语言独具特色,显现出楚人在艺术发端时期不同凡响的创造力和观察力。“集壮、美、奇于一身”(张正明《楚文化是史》)正是楚文化鼎盛期的象征,其创造意匠不在表现某个具体动物,而在表现由若干生命力喷发的动物所映照出的大自然的生命律动。楚人对理想的追求和图腾的崇拜,使造型夸张奇特,并开始趋向抽象化、符号化。

从自然形象中提炼,通过楚人的悟化、抽象为符号,具有深刻而特定的内涵,然而符号一旦普及应用于日常生活中,便会渐渐淡化为一股图案而失去其特殊意义。楚文化研究者认为“凤”为飞鹰,飞鹰是凤的别种,楚人视之为风神。人的精魄要登天,需有风神相助,方能高飞运行。在《离骚》中,屈原假象自己作巡天之夜游,有句曰:“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月神望舒在前面照明,风神飞廉在后面助力,这就可以一路顺风了。把飞廉做成木雕像,置于墓中,可以引导死者之魂到天界去[2]。湘楚符号象征性也是绘画艺术的一个重要特征。

湘楚先民不仅能够把直观物象描摹为一维图像,而且能够将视觉体验显化为一种形式观念,从一种形象联想到另一种形象,再而形象衍生,化合出更为远离原始图形的新形象,这些图案的分解重组,抽象整合和符号化演变,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拆散、拼凑过程,而是一个由内容到形式的提升过程。

楚人的这种艺术创造方式面对今天信息泛滥、大脑真空、包装设计师普遍感觉到缺憾想象力是有所启示的。从事艺术设计不能只是对传统图形的挪用、模仿、或根据绘画模式由写生得到包装形象、艺术设计的特点要求新、奇,设计师也只有让思维插上翅膀,才能创造出让消费者耳目一新的作品。

现代包装设计在今天信息化时代,中国包装设计师的思维空间反而更加迷惑,思维定势局限于几何形的圈圈、点点。对前人简单的模仿、借用。从楚人对造型的设计手法来看,无中手有,是使现代包装设计师思维驰骋的翅膀,只有插上想象力的翅膀,不被今天科技成果所证实知识惯性引导,包装设计师才能创造出更为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包装具有实用性和信息性的特点,但文化的传承性和研发性可以使消费者增加认同感,引发购买行为。

2.色彩强烈 纹样流动

楚人尚赤,源自远古的图腾观念-对火神祝融的崇拜,赤为火的颜色,象征南方,系生命之色,而黑色则是指北方,红黑二色有阴阳调和之意,在战国漆器艺术中,以红黑色的对比为主要基调,加敷以黄、褐、白、绿、蓝、金、银诸色,深邃悠远又缤纷灿烂,色彩对比强烈。图案色彩不受程式的约束,注重大的色彩快面的对比,更加装饰化、理想化。楚人对色彩的敏感,对今天包装设计师从色彩上创造包装的独特性上是有所启迪的。

色彩对包装设计的重要性是无庸置疑的。就像柯达胶卷的黄,富士胶卷的绿,从视觉冲击力上色彩给消费者第一印象,在超市销售环境中,强烈的色彩冲击力是打动消费者的重要因素。从湘楚艺术中对色彩的处理上我们可以看到,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是湘楚艺术感人的法宝,色彩的风格化、标识化和今天现代包装设计的销售要求不谋而合。黑、红两色的华贵,再配以金、银,可以想见湘楚艺术的配色高贵中又见诡秘了。再配以黄、褐、白、绿、蓝点缀其间,使其华贵中又显生机。

中国艺术擅长曲线造型,因为曲线不与环境冲撞,曲线最能传达大自然生生不已的运动感。因此,中国古代以“曲生吉,直生煞”解释[3]。曲线造型在楚艺术中尤为明显,无论是漆盘、漆盒、漆棺上的图案,无不曲线轻盈、婉转、奔腾、流动,传达出生命之美和生命的律动感。曲线形象又往往被分解、变形、抽象。就以凤的形象为例,凤冠、凤翅无不可以形成图案,甚至与流云、蔓草结合。图形的构成上采用重叠、左右呼应,上下穿插的表现技法,配以连续的带状缭绕回旋,重叠变化的纹样,配以连续的带状缭绕回旋,重叠变化的纹样,附以小圆涡形,充分发挥虚实对比的效果及曲线的方向感、运动感和韵律美。在空间的把握和处理时,即使是图案庞杂,内容丰富,楚人也会巧夺天工地可地留出一些空间,从而造成一种气运流畅地感觉。

湘楚艺术中的图形纹样的设计和组合为现代包装设计中版式设计带来了灵感。包装设计在今天,消费者要求日趋人性化、个性化的时代,湘楚艺术中的图形组织方法可以在包装设计中进行再创造,细密的描绘手法对主体事物的烘托,都为今天包装设计师提供了美好的创造典范。

结语

湘楚文化是奔放的、浪漫的、真情四溢的。站在湘楚艺术面前,我们往往惊叹楚人对生命的执着与热爱,惊叹楚人神秘的宇宙苍穹意识,惊叹只有遨游的心灵才能创造出来的图像。湘楚纹饰图样拥有后人难以企及的艺术水准,具有极高的设计价值与文化价值,通过对其艺术形态的解析,对湘楚文化艺术进行系统、深入研究,从创造手法、创造思维上将会给现代包装设计师提供十分有借鉴意义的思路和方法。

彭建祥 (湖南工业大学)

作者简介:彭建祥(1972—),男,满族,山东济南人,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学院硕士研究生,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讲师,从事包装设计研究。

转载自:上海包装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